「八大胜亚洲」专访|海军史研究会会长陈悦:从一匹马看清军甲午陆战之败 发布时间:2020-01-09 14:40:14

「八大胜亚洲」专访|海军史研究会会长陈悦:从一匹马看清军甲午陆战之败

八大胜亚洲,封面新闻记者 王国平

甲午陆战失败的原因是什么?

是前线将领的贪生怕死?还是后方的政策失误?

长期以来,甲午历史研究者多重视海战研究,而对陆战则着力不多,除了孙克复与关捷两先生的《甲午陆战史》之外,鲜见系统的陆战研究成果,给人的印象似乎甲午陆战对于甲午战局的影响微不足道,实则不然。

但自甲午战后的120多年里,关于甲午陆战的研究一直是书斋式的研究。

为此,2017年10月,中国近代海军口述历史研究中心发起甲午历史辽东寻访活动。这是甲午战后120多年来,首次系统对辽东甲午陆战遗址进行的寻访、考察。

实地考察寻访是战争历史研究的一种重要方法和手段。本次寻访是对沿线甲午遗迹、文物的一次摸底排查,通过田野寻访和口碑调查,以期发现或补充诸多文献史料未见或不足之内容。

此前封面新闻在“甲午遗事”专题中连载“辽东陆战场寻访”,近4万字,引起甲午史学者和爱好者的广泛关注。

中国近代海军口述历史研究中心由中国甲午战争博物院、封面新闻和华西都市报共同发起于2017年9月17日成立。此次寻访是中心成立后发起的第一次活动。

就此次寻访,封面新闻专访寻迹团成员、中国海军史研究会会长陈悦。

陈悦说,历史研究,尤其是那种战争史研究,不应该仅限于书本,应该到实地去感受,去看实地状况、地理特征。“我们这次寻访,为甲午战争的研究提供了一个新方向,要注重田野调查。”

甲午历史寻迹团成员、中国海军史研究会会长陈悦(左)与封面新闻记者在金州石门子阻击战战场遗址。

“马的问题只是一个缩影,背后是整个社会的近代化”

封面新闻:此次寻访的一个目的其实也是在反推,甲午陆战清军为何失败。当时辽东甲午陆战将领宋庆、刘盛休、赵怀业、徐邦道等人,当年都是在与太平天国、捻军作战中,靠战功起来的。在寻访过程中还发现,这些将领在选择阵地时几乎都是非常精准的,而且还装备了当时的先进枪炮,为何在与日军作战中,一路溃败,陆战失败的原因是什么?

陈悦:这是一个综合性的原因,好像陆军换了一种武器,就是与时俱进了,其实本质上当时中国的陆军还是属于古代军队。在这种情况下,清军更换了一些武器,对付同属古代军队时还行,但也应该看到,清军当时在对付太平军、捻军的时候,其实打得也比较艰难。

甲午战争时,中国经过一定的近代化军事训练,武器装备主要装备近代化枪炮的军队,实际总数非常有限,主要就是李鸿章统辖下的北洋淮军和北洋海防陆军,其中最精锐的是直隶提督叶志超统帅、驻扎在正定、古北口等地的直隶练军,兵力规模最大的是卫汝贵统辖、驻扎于天津小站的盛军。然而按其总数来算,总兵力不过5万人左右。由于其中很大一部分军队还承担着守卫炮台的任务,实际上能抽出来的野战军兵力只有2万人左右,同一时间,日本陆军已经实现彻底的近代化,野战军总兵力超过12万人,投入朝鲜和中国战场的总数在6万人以上,也由此甲午战争中经常出现一个让人无语的局面,在战役中日军不仅是战斗力强,而且兵力还多于清军。

除了装备上完全近代化,日军还有一个重要的东西,就是近代化军队的“头脑”——参谋部。

甲午战争前,以中国近代化程度最高的北洋淮军为例,虽然武器装备上已经和西方接近,甚至一些枪械的先进程度超过日本,但是军队的统帅大多是淮军的老将。其战争经验仅限于中国以往的国内战争,又没有接受过系统的战役指挥等专门知识训练,也没有专门的参谋部系统。由此在战争中可以看到清军的指挥体系出现了非常严重的不适应的状况,指挥调度不灵,而且战役规划能力非常差。相比之下,日本陆军在甲午战争中只反复采用一个战术,即包抄合围战术,就屡试不爽,从朝鲜到辽东再到山东,一直用这个战术打得清军土崩瓦解。

这不像海军,海军起码大部分军官都是经过专业西式教育出来的,陆军都是凭着经验。

淮军中最具素养的是几处武备学堂的毕业生,但是人数少,在军队中的官阶低下,并没有能起到太大的作用。

除了战役层面的指挥外,另一个严重的问题就是清军士兵的单兵战术素养。甲午战争时,日本陆军的一线步兵战术已经是机动灵活的散兵战术,而清军还停留适应前膛枪作战的战列线战术,即步兵射击时排列成密集的战列线,以求获得较大的火力密度。但是在甲午战争中,清军的这种战术完全过时,面对日方的散兵战术,非但起不到有效打击对方的效果,反而因为战列过于密集,招来严重的杀伤损失。

和步兵的情况相似,清军的野战炮兵也存在战术呆板的问题。清军一线军官由于缺乏近代军事经验,对野战炮兵的运用多采取分散布置的模式,即将炮队的火炮拆散布置到多个要点上使用。而日军野战炮兵则采取集中布置火炮阵地,集中火力打击一点的战术。同时日军的野战炮兵因为训练有素,还能非常熟练地转移阵地,不断伴随陆军前推,有效支援步兵作战。

还有就是军队体制的落后。

甲午战争时期,清军沿用明代戚家军的营制,陆军最大的编制单位仅仅是营,其中步兵一营兵力仅有500人左右,炮队、马队营仅有200余人规模。在营之上,则再没有更大的编制。由此在作战时,清军一旦集合起兵力较多的大兵团,往往都是由几十个营组成,指挥官需要同时考虑调度、命令几十支部队,就会出现兵团内部指挥调度的困难。由于内部的部队构成过于分散,也经常出现各个营之间的配合问题。而日军最大的编制单位则是兵力超过1万人的师团规模,无论是管理还是指挥运用,效率都大大超过清军。

此外,清军采取的是募兵制,日本陆军则采取的是志愿兵和义务兵相结合的兵役制度。在这种情况下,清军的战时兵员补充十分困难,多采取以金钱吸引或者强征,新募兵的素养差、士气低落,往往在战场上一触即溃。

还有一个小细节,也能看出中日之间的差距。

当时的陆地战场除了步兵之外,最重要的是炮兵。但是我们买炮的时候,忘记考虑匹配的问题,这些炮运动起来需要有道路,需要有骡马,但是中国当时的马匹根本不具有这样的负重能力,拉不动从国外买来的大炮。而日本为了解决这个问题,就专门改良自己的马匹。

当时日本全国各地搞军马厂育马,哪个国家哪种马适合负重,日本就繁育哪种马。对于当时的中国来说,马的问题已经超出了军队所能控制的范围,淮军解决不了中国马种改良的问题,整个清政府也没有这样的体系。所以看一些甲午时期的照片都显现出一个很奇怪的问题,清军的野战炮一般只有炮,看不见弹药车,这说明这个炮不是被马牵引过来的。因为弹药车上面有那种可以套在马身上的扣,行动的时候一个弹药车挂一门炮,前面有四匹马或者是六匹马牵着往前走。如果只有炮,就说明这个炮是靠人力给推过来的,看着也挺可怜的。人力推炮也限制了炮的运动能力,所以清军的炮兵在部署完之后很难在短时间内转移阵地。这也是当时陆军每次溃逃的时候炮没法弄走只能扔掉的原因。

马的问题其实只是一个缩影,背后是整个社会的近代化。

远处山峰为虎山,为周边险要所在。虎山争夺战是中日军队在中国境内第一场激烈战斗。

当时清军对日军的企图、战术都进行了很好的判断,而在阵地选择上,宋庆等统帅也几乎没有失误。但最终还是失败了。

其中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清军用冷兵器时代的战术对抗日军更先进的战术,是在同一时空下进行的一场完全不对称的战争对垒。

宋庆指挥的军队就是当年镇压太平天国的淮军及其衍生延续。当年对付太平天国尚且力有不逮,难以支撑;此后几十年里,清军军制依旧、战术老套,将官兵勇几无提高,如何能打赢完全近代化的日本军队。

“这次寻访,为甲午战争的研究提供了一个新方向”

封面新闻:此次考察,您觉得沿途甲午的遗迹、遗存保存情况怎么样?

陈悦:基本上没有太出乎意料之外。在那些远离城市的地方,基本上还是比较原生态的,一百多年还是这样。在城市中心的,尤其像大连、旅顺,甲午之后又经历过大型战争的,按理说都应该面目全非,但还保存的还比较好,地貌特征基本都还在,这是比较意外的,保存的相对超出了我的想象。

封面新闻:对于这些遗迹和遗存接下来的保护工作,您有什么建议或者设想?

陈悦:从这次寻访的情况看,有一些古战场基本上还能看到一些痕迹,但如果只是简单竖一个碑在那,那些没有历史背景的人看到,也不会对此有更多的感受。因此,我有一种设想,运用现代技术呈现。比如说在战场遗址上立一块碑,上面有当时的老照片、文字说明,再放上二维码,这样承载的信息就很多。

比如说在金州的副都统衙门,如果只是有一些文字介绍,大家可能没有感觉,如果牌子上多一张当时日军占领的照片,可能就会有不一样的感受。

复建后的金州副都统衙门。当年占领金州城后,日本第二军司令部将校曾在此合影,其中第二排中间坐着的就是司令官大山岩。

封面新闻:日本在类似工作有哪些值得我们借鉴的?

陈悦:日本有一个特点,就是事无巨细,只要是历史的发生地,都会做一个很明确的标记,会让人感觉到这个地方处处都充满着历史。

这可能跟咱们的模式不太一样,咱们可能更多还要去看这个文物或者遗迹属于那一级的保护单位,这样很多遗迹可能就没有树碑的资格。

咱们现在对历史遗迹的保护还在套用文物保护的体制,要先认定它是不是文物。但是有些地方经过百余年的变迁,现在只是一条普通的街道,但它对历史研究来说,就是一个历史现场。日本给我们的借鉴和启发是,不管它是不是文物,都要做一个标识物,表示这里曾经有过的历史现场。

封面新闻:甲午陆战的影响和研究长期掩盖在海战之下。现在甲午陆战研究处于什么水平?跟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相比是否有大的进展?

陈悦:对于甲午陆战,上世纪90年代还有一些人在做研究。进入21世纪,尤其是2014年甲午120周年,大家关注的重心都在海战上面,陆战基本上像一个真空。到现在来说,甲午陆战的研究比甲午海战差远了,大量的研究还停留在表层上的,还没有那种非常深入的研究成果。

封面新闻:如何评价此次甲午历史寻迹考察活动?

陈悦:应该说,起到一个示范性的作用。历史研究,尤其是那种战争史研究,不应该仅限于书本,应该到实地去感受,去看实地状况、地理特征。我们这次寻访,为甲午战争的研究提供了一个新方向,要注重田野调查。

寻迹团成员、中国海军史研究会会长陈悦(左)和甲午战争博物院副院长王记华在丹东九连城清军阵地遗址考察。

捕鱼王APP下载

v